泰國軍方22日正式宣佈軍事政變,持續了幾個月的兩派政治對立最終走向了“傳統收場”。泰國的民主選舉、政變、再選舉、再政變的怪圈繼續在轉,很難對這次政變單獨做價值評價,它是泰國政治進程的一環。
  泰國22日的政變看似有其道理,該國政治動蕩嚴重破壞了國家經濟和社會秩序,並造成人員傷亡。政變至少能錶面上輓回平靜,讓社會“喘口氣”,接下來怎麼辦留待日後再說。
  好在泰國的政變總是比較溫和,這一次又避免了流血。它不是軍方對政權的攫取,更像是國內政治鬥爭失去控制的情況下,軍方強制實行“政熄”,以期推動它的重啟。但不管怎麼說,這劑猛藥具有強烈的副作用,它造成了泰國民主進程的中斷,突出了軍隊在社會治理中的終極權威。
  泰國大概應算是“半拉子民主國家”,它對民主的追求既像是百折不回,又像是三心二意。突然而至的軍政權就像是天空上演的日全食,過一會它又消失得無影無蹤。一種流行做法是,趁著臨時的遮蔽,觀察平時耀眼的東西究竟包含了些什麼。
  我們發現,泰國是沒有完成工業化轉型的社會,這種社會裡的財富重新分配活躍,借助政治手段來使自己在這當中處於有利位置,很容易流行開來。這時出現的競爭性選舉,就會在一定程度上像革命,盛行“以階級鬥爭為綱”。泰國的紅衫軍和黃衫軍代表了截然不同的社會階層,每次鬥起來都無法調和。
  此外,泰國的民主制度沒有權威,民主培育了強大的反民主力量,民主環境為人們通過尖銳鬥爭推翻民主選舉結果提供了便利。這也是很多發展中國家民主失序的相似之痛。
  如今的泰國沒有其他選擇,只能按照西方提供的政治模式管理國家,搞不下去就推倒重來。泰國是不大不小的國家,不具有進行獨立政治探索的文化能力和抱負。這個世界總體上不是政治探索的時代,大多數中小國家都只能在西方力量的影響下,隨大撥接受西式民主,然後隨波逐流。
  它們的命運是不同的。由於西式民主對大體完成工業化有較高要求,很多落後國家陷入不同程度的政治悲劇。但它們能做其他選擇的幾率很小,它們將以何種方式走出危機,目前很難展望。
  與中小國家不同的是,中國作為大國,意識到了進行獨立政治探索的必要性,因為我們察覺了錯誤的政治選擇有可能造成的災難規模,它說不准是毀滅性的不歸路。中國作為複雜大國,永遠會多一份中小國家所沒有的潛在風險,當看到西式民主把很多小國都攪翻的時候,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相信,那樣做或許真能激活埋藏在大國深處的破壞性元素。
  幸運的是,中國還具有做獨立政治探索的能力和實力。近代以來,中國的變化歸根結底都是內部力量通過高度獨立自主的行動實現的,“大”是中國文化及政治力量的源泉。
  什麼是“好的”政治制度呢?鄧小平說過,應當用三條來評價。第一是看國家的政局是否穩定;第二是看能否增進人民的團結,改善人民的生活;第三是看生產力能否得到持續發展。今天我們的評價標準可以更多些,但這三條在評價體系里的基石地位不容撼動。
  民主的一些基礎性觀念在很多社會古已有之,西式民主制度只是對它們在特定歷史條件下的一次實踐和展開。它決非民主的終結,更非歷史的終結,中國政治探索對全人類的價值終將得到逐漸的驗證。▲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canada

qd61qdfq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