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賺多賠少? 如何賺多賠少? 從失敗絕境中悟出股市絕學 撰文:謝富旭 闖蕩股市二十二年的東山,嘗過大賺與大賠的經驗。民國七十九年,台股從一二六八 二點崩落,東山千萬元財富在短短數個月內蝕盡!然而,上天總是不放棄奮鬥不懈的 人,在東山人生最落魄時,他淬煉出個人的「股市絕學」,邁向賺多賠少的投資坦途 踏入《股市絕學》作者東山的書房,高至天花板而且占據三面牆壁空間的書架上,盡 是歷史與文學類書籍。 搜尋良久,卻找不到一本財經或股市的書籍。好不容易才在不起眼的角落裡瞥見了幾 套《股市絕學》。東山大方地說:「已經絕版了,你要的話送你一套!」 沒受過新聞訓練的記者,也會不假思索地問:「東山老師,你是歷史學家還是股市專 家?」這位神情嚴肅、一頭亂髮,卻不時透著銳利眼神的中年男子,釋然一笑地說: 「我是愛炒股的史痴!」 很難把炒股家與歷史學家連結起來,但是,東山卻不可思議地讓這兩者出現奇妙的交 集。我疑惑地問他:股票與歷史有任何共通點嗎?他答得很妙:「股票與歷史風馬牛 不相及,惟一的共同點在於,人們從來不會從歷史 澎湖民宿中得到教訓,股市也一樣,人性的 弱點不斷地在股市震盪起伏中重蹈覆轍,使得玩股票的人中,十個總是九個輸!」 東山一語道破股市投資人一直深陷其中,而且始終難以自拔的困境:多頭時總是因預 設漲幅,即使有賺,卻賺不多;空頭時捨不得果決停損而且耐心等候落底,導致總是 賠很大。東山認為,如果無法克服人性弱點,看透股市運動慣性的核心邏輯,絕大部 分股票投資人,將永遠無法掙脫「賺少賠多」的泥淖。 然而,歷史學的素養,卻讓東山懂得從投資股市失利的慘痛個人史中記取教訓。他的 「股市絕學」理論基礎,即是從個人的投資失敗經驗出發。這種從人生絕境中體認出 的心法,代價極為昂貴,但卻為他一度掉入漆黑深淵的人生開啟了一扇窗,讓他有東 山再起的機會! 台股崩跌/開BMW變騎二手野狼一二五 在介紹東山的股市絕學理論之前,有必要從他的人生說起。東山生長於公務員家庭, 因為有八個兄弟姊妹,家中食指浩繁,生活極為清苦。然而,東山從小學即對文史產 生濃厚的興趣,儘管求學過程不順,但 酒店打工他對文史的熱情從未被澆熄過,甚至成為日後 他個人財富快速累積的泉源。 從失敗絕境中悟出股市絕學 撰文:謝富旭 出社會後,東山旋即進入出版產業,不僅快速坐上出版社總經理的位置,後來甚至自 立門戶當起老闆。豐富的人文素養加上對出版市場的敏銳度,東山策畫了幾套法律與 醫學暢銷叢書,幸運搭上了台灣出版市場起飛期,熱賣超過五十萬本,也迅速累積了 他個人的第一桶金。 東山說:「如以財富來當標準,我人生的高峰是在三十歲出頭,當時一家出版社總編 輯的月薪了不起一萬多元 ,但我每天口袋總是帶著五萬元當零用!」 民國七十五年,台股加權指數突破千點,隔年又漲至二千點,少年得志的東山挾著本 業豐沛的收入開始進場。台股漲破千點之後,展開史上最劇力萬鈞的多頭行情,儘管 其間有劇烈的回檔修正,但隔不多久,總又屢創新高。東山的財富也隨著台股水漲船 高,在七十九年加權指數攀登至一二六八二點的歷史最高峰前夕,東山擁有的現金部 位已高達八位數之譜。 在多頭市場如魚得水的東山,因為手氣太順失去 G2000了對空頭的戒心,種下了日後瀕臨破 產的惡因。東山回憶:「在一二六八二點之前 ,我一直把股市當作是挖不完的金礦, 台股拉回後再攻,總是屢創新高點,讓我產生股市只有一路漲不會崩的錯覺。」「萬 萬沒想到,矯正這個錯誤觀念竟讓我付出千萬元代價,甚至葬送了本業!」 抱著台股拉回後還會再創新高的觀念,使得東山在加權指數一二六八二點開始崩跌後 一路進行攤平,最後甚至不惜融資,擴大資金槓桿攤平持股,完全不顧台股一路破底 的現實。 東山感嘆道:「台股從一千點漲到一二六八二點花了四年的時間,但從一二六八二點 崩落到二四八五點,卻僅花了約八個月時間。」「一二六八二點之前,我原本是開B MW,八個多月後,我被迫把BMW賣掉,改騎二手的野狼一二五,沒想到這輛二手 機車才買不到二個月,就被偷了!」 當頭棒喝/領悟到穿頭破底的慣性理論 一二六八二點後的股市崩盤,不單讓東山自股市累積的千萬財富在短時間內散盡,甚 至還賠進了本業,並欠下不少債務。他自言:「我在股市上不敢說下過多少苦功,但 苦頭肯定是吃了不少 永慶房屋!」 東山強調:「即使在股市慘敗,依然無法擊垮我東山再起的決心,我積極閱讀坊間的 股市書籍以及尋求明師,直到有一天,朋友硬拉著我去參加一位老師的技術分析課程 ,他一個『穿頭破底』的觀念,宛如對我的當頭棒喝,這就是日後我在八十一年後的 幾年,逐漸形成股市絕學理論的最重要引爆點!」 東山進一步解釋道,「股市絕學最重要的核心觀念,一句話說穿了就是「穿頭穿頭再 穿頭,破底破底再破底的過程中,股票價格運動在某一段時間內總是存有一定的慣性 !」這個觀念乍看之下很簡單,但是在實踐上要做到「在股價不斷穿頭過程中不預設 漲幅,在破底空頭過程中不貿然進場」,卻極為困難。 絕學一/轉多敢追,轉空敢砍,盤整要會忍 基於股市價格運動存在一種難以言喻的慣性,東山體悟出,價格如果呈現出不斷地穿 頭又穿頭的律動時,即可定義為多頭市場;反之,如果呈現破底再破底的走勢,即是 空頭市場。但是,大部分的投資人在多頭時,老是恐懼好不容易賺到的錢因回檔而吐 回,因此常會不自主預設漲幅而不當停利。空頭時卻不甘心虧損而不斷攤平,導致虧 烤肉 損總金額不斷擴大。 東山說:「很多人被『逢低買進、逢高賣出』這句所謂股市的真理給害慘了」,「穿 頭破底理論第一要務就要先打破這個迷思!」 東山指出,股市趨勢只有三種形態,漲勢、跌勢與盤整。在漲勢時不預設漲幅,等到 上升趨勢被破壞時,再來砍股也不遲。空頭時也切勿猜測底部,等到股價反轉確立後 ,再重新進場的風險最低。...(精采完整內文請見《今周刊》657期,各大便利商店及 連鎖書店均有銷售) 控制風險 20年不變鐵律‧Smart智富月刊 2008/11/18 跟著冠軍操盤手看世界》 今年9月中旬,在施達文操盤的環球資產配置基金即將於明年滿20週年前,我們飛抵美 國普林斯頓的施達文操盤基地,跟他進行一場面對面的獨家專訪。我們問他:「操盤 最大的原則是什麼?」他回答:「控制風險」。  【文/胡健蘭】 檢視施達文對市場的看法,不管在什麼時候,什麼樣的市場情況下,或者我們透過電 子郵件詢問他對市場意見的時候,他一定會提到「控制風險」這個20年不變的操盤鐵律 今年9月中旬,在施達文操盤的環球資產配置基金即將於明年滿20週年前,我們飛抵美 國普林斯?租屋網y的施達文操盤基地,跟他進行一場面對面的獨家專訪。我們問他:「操盤 最大的原則是什麼?」他回答:「控制風險」。 這個答案,跟今年1月我們第一次透過視訊越洋採訪,請教過他同樣的問題時,他的回 答是一模一樣。 檢視施達文對市場的看法,不管在什麼時候,什麼樣的市場情況下,或者我們透過電 子郵件詢問他對市場意見的時候,他一定會提到「控制風險」這個20年不變的操盤鐵律 遵循控制風險的原則,1989年基金剛成立時,他不貿然追高日本股市,因此躲開日股重 挫危機,同樣的,2000年科技泡沫、2007年次貸危機,他同樣因為秉持控制風險的操作 原則,沒讓基金受到重創。 他對「控制風險」的遵循程度,不只是在操盤上,連一般生活行為都一樣。我們到普 林斯頓辦公室拜訪他當天,原訂下午要到戶外拍照,他臨時被會議耽擱,同事問他要 不要乾脆隔天一大早再拍,他站著遲疑了一下,突然跟同事說:「你上網幫我查查明 天上午的天氣。」 幾分鐘後,同事跟他說,隔天一大早是陰天,他立刻告訴我們,等他開完會,一定要 把照片拍好,他不想冒隔天上午可能會下雨的風險。 果然,隔天上午我6點起床 買屋網,外面真的下起雨,早餐時,我跟攝影記者挺耀不約而同地 發出驚嘆:「還好,前一天已經把戶外的照片先拍了!」 團隊像創業 個個經歷非凡 一個聽起來沒有多大學問的操盤原則,他遵循快20年,在當前這個股市動盪到令人相當 不安的金融市場中,他長年堅持的這個投資原則,現在看來讓人更感認同。 操作環球資產配置這檔基金近20年,跟他一起打拚的主要操盤成員有9個人,全都專門 為這檔基金服務,每個人平均跟他共事時間也長達近15年。 這個團隊就像是在創業一樣,每個人都有非凡的經歷,7個擁有特許財務分析師(CFA )證照,8個實際操盤經驗超過15年,其中兩人,曾經是基金經理人,還有一位曾擔任 銀行固定收益部門的投資長,也有成員在這檔基金20年前成立時,早就是券商的金融股 分析師。 亦師亦友有魅力 帶人也交心 幾乎每個人都能獨當一面,但是大家都願意跟著他做事,10多年來,只有3個人離開, 其中一人退休,一人因病,另一個人則轉去公司其他單位工作。 團隊的超強向心力創造出的成績,展現在基金規模成長上,這檔基金總資產從開始的 1.2億美元,增長到近500億美元(約合新台幣1.68兆元),比台灣投 關鍵字排名信基金總規模還大 。施達文不諱言,基金能維持長期績優,操盤團隊的穩定是很重要的因素,要不然, 跨全球40多個國家、700檔投資標的,每天光要判斷買賣什麼,都是非常浩大的工程, 絕非他一個人能獨立辦到。 團隊中的艾德曼(Patrick Edelman)中途曾去念書再歸隊,他告訴我們:「你很難在一 個人身上同時發現3種特質:老師、朋友還有具領袖魅力(Charisma)的領導人,Dennis (施達文)全都具備。」艾德曼說,具領袖魅力的人通常會有點孤傲,可是Dennis永遠 會耐心地傾聽大家的意見,像老師般,在市場劇烈震盪時穩定軍心,像朋友,關心你 家裡的事情,這是為什麼大家願意在同個團隊工作這麼久的時間,都是因為跟他一起 共事,不僅讓人成長,更令人開心。 全方位團隊 精通股債、跨國產業 特別的是,這個團隊成員幾乎每個人都要同時兼顧研判股票與債市的動向,不像一般 研究員或分析師通常只專精股票或債券。 艾德曼認為,在這裡工作不僅要同時研究股債,還要橫向跨國研究不同產業,培養出 的能力或者實際操作的資金部位,都可能比一般基金經理人的經歷來得豐富。 不像一般基金經理人,尤其是操作這麼龐大資產的經理人 關鍵字廣告,施達文永遠會留時間給家 人,採訪當天,因為耽擱了不少時間,晚上6點,還從門縫瞄見施達文正在打電話給太 太,報告要晚點回家的事情。他的同事萊斯(Judy Rice)說,施達文關心每個人家裡的 情況,永遠記得住同事的小孩發生過什麼事情,不只問工作績效,他帶人也交心。 20年來,施達文都在普林斯頓辦公室工作,這裡到處都是綠地、樹林,公司後方還有一 大片湖區,建築物最高也不過3層樓,工作環境像一個大學校園,與紐約市環繞高樓與 精品店的華爾街形成強烈對比。 「在這裡工作讓人思緒更清楚。」採訪當天傍晚,施達文帶著我們「逛」了一下公司 環境,站在距離主建築物走路幾乎要花10分鐘才能到達的一片綠地上,他說了這句話。 遠離紐約華爾街,雖然沒有像那些號稱金童的銀行家、交易員一樣過著奢華的生活, 卻能在普林斯頓這個謐靜的地方,把市場看得更清楚。面對2009年的操盤策略,施達文 不改老話,一樣是「在控制風險的情況下,積極尋找更好的投資機會。」【全文詳見《Smart智富》11月號 第123期】  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! 酒店兼職  .
創作者介紹

canada

qd61qdfq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